荔枝微课app下载安装

() 想要玄学来个十左右的数字,结果十位数再往上蹦个1就是大失败了啊!

不过好险没有大失败。

走在从案发现场返回的路上,霍尔斯还在思考案发现场的痕迹,并没有留心四周。

一条条没什么意义的文字浮现,只是书页上原本应该写着他的名字的地方,却写成了“霍尔斯”。

亚戈微微诧异了一下。

再来一次!

还是不放心的亚戈在将硬币塞到口袋的时候故意手滑,硬币再次滑落。

赌徒谬论!

这一次,亚戈没有去捡。

侦查检定=42…..

侦查检定=28/25…..

失败。

vickie在课堂上

那股使用了赌徒谬论而萦绕在身周的奇异感觉再次增强。

如果是跑团,连续使用两次技能只能是“孤注一掷”这个失败就等于大失败的风险,但是并没有。

同样也不存在无法连续使用的cd间隔。

侦查检定=67…..

侦查检定=47/25……

失败。

奇异的感觉又一次鼓荡而涨起。

和在“现实”世界不一样,这种感觉不知为何显得更加清晰。

再来!

在被骰娘三次拒绝之后,似乎禁不住亚戈的火热追求,终于成功约会

侦查检定=34……

侦查检定=4/25…..

那奇异的感觉已经鼓荡到仿佛能够触摸到一般时,侦查成功了。

不过可惜,还差一点就大成功。

亚戈“看”向了书页:

霍尔斯停下了脚步,他感觉自己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向着声源望去,他赫然发现,在燃气路灯的上方,有一具知更鸟外观的发条机械,机械鸟身躯上古旧的黄铜齿轮正在转动着,背上的发条也在有规律地逆时针旋转着……

“看”着这番没有什么美感的描述,亚戈心中却是一凛。

以第三人称视角,亚戈扭转视野看向了周围的路灯,果不其然,在左后方的灯柱上方,在一根火光黯淡的燃起灯柱上,一只黄铜色的机械鸟正停在上面。

由大大小小的齿轮和各种粗制的金属部件构成的鸟型机械。

而且,那齿轮构成的“眼睛”,正在旋转着,给亚戈一种它正在看着自己的感觉。

果然是…..监视?不过……发条机械?

虽然阿拉贝拉是个很蒸汽朋克的国家,但是竟然能够通过发条机械来监视人……带了监控摄像头这种黑科技吗?

不过,这也只是腹诽。

奇幻世界没有“不可能”这种说法。

掏个水晶球从地球另一端观察某个人的魔法设定又不是不存在。

如果套到这个世界……

从“狄亚戈克劳瑞多法斯特”的记忆中,他并没有听说过有这种“神奇”的机械。

霍尔斯的记忆中也没有带着这种“奇妙”功能的发条玩具或者工艺品。

是的,在霍尔斯的记忆中,这种发条机械就是或精致或粗糙的工艺品,顶多可以作为玩具使用,像活物一样行动是不可能的,那种机械翅膀也飞不到路灯上。

除了那一个路灯上也没有什么鸟型的装饰物才对。

综合以上,神秘物?

还是非凡者控制的?

就像在狄璐德大剧院里被人控制的尸体一样?

能够控制那么多具尸体行动,再控制几个发条机械不是什么难想象的事情。

刚才尸体脸上的那个笑容亚戈也绝不会忽视。

亚戈看《鸦歌》这本童话书的时候,故事中没有一句提及年代,在背景没有写详细的年代,而在霍尔斯的记忆中,时间是架空的“24760”年。

以狄亚戈的记忆来说,“现实”世界历史记载的最远的历史也就是五六千年前,以各大教会“信仰战争”这个让他联想到十字军东征的事情的事件为分界点。

信仰战争之前是“史诗时代”,信仰战争开始的那一年作为公共历法元年,非要给个名称就是公元后?

虽然无法确定年代原型,但是既然是故事,定然是有原型的。

所以,在狄璐德大剧院发生的案件……模仿犯?

还是说…..

“相同序列的能力?”

但不管怎么样,他都得小心点。

希望灰不会那么快回来……

但是,说什么来什么。

在他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现闷头向前走的时候,一个黑影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之中。

虽然因为天黑、他也没有开启灵视,根本看不清是什么东西飞来,但那冥冥中的联系,让亚戈立刻意识到那黑影就是自己的宠物。

你不要过来啊!!!

亚戈很想这么大喊一句,但是,很显然,他的心声并没有传递给对方。

黑影直接骑到了他的脸上,伴随着啪的一声,有什么东西带着黏糊糊的触感盖在了他的脸上。

那浓郁的血腥味让立刻意识到了脸上的液体是什么东西。下意识地,他伸手想要将脸上的东西扯下。

很顺利地,他将盖在自己脸上的东西扯了下来。

一边看着手上的东西,亚戈一边扯起大衣,用衣角当抹布擦掉脸上的血。

一个面具。

准确地说,是一个鸟嘴面具。

有些违和感。

不是鸟嘴面具的出现违和,在各种蒸汽朋克题材中,鸟嘴面具是非常常见的物品,亚戈并不感到陌生,在阿拉贝拉这个典型的蒸汽朋克风格的国家背景中出现更是没有任何违和感。

违和的是鸟嘴面具本身。

明明不是活物,但却给他一种“这面具已经死了”的感觉。

但是,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第三人的视角迅速转向刚才的路灯灯柱上方,那只发条鸟已经消失不见。

糟糕了!

这肯定是看到了吧?

得赶紧离开,带着灰一起。

但是,视野之中,并没有灰的身影。

去哪了!?

抱着疑惑,亚戈有些焦急地扫向四周。

他是意识进入这个世界,死了不是真的死掉,但灰不一样,亚戈可以肯定它是真身进入的。

它们的左爪靠近腿部上有一块不起眼的“7”字型黑色斑点。

以艾尔莎的说法,真身死在书中世界就是真的死了。

“修格因!!!”

情急之下,亚戈用卡特西亚语喊出声。

修格因是“灰雾”以卡特西亚语的发音,从这层意思上也是它的名字。

犹豫了两秒,亚戈抱着没人会去注意修格因的期望,咬牙转身。

不料就在这时,他的身后响起了一声轻响。

两个黑影从天而降,落在他的身后。